当前位置:注册成功恭喜,站点创建成功!美容退休医生揭黑幕:一家黑诊所雇上百医托护肤DIY
退休医生揭黑幕:一家黑诊所雇上百医托护肤DIY
2022-11-27

暑期的北京除了旅游热,进京看病也是近年来出现的一个新热点。无论是医疗机构的软硬件环境、北京医务人员的水平和素质,来北京看病对不少外地人来说觉得放心。正是看到这一点,不少骗子也看到了新的商机——在北京当医托,用花言巧语把进京看病的外地病人忽悠到黑诊所,骗取钱财。

7月13日,一位在黑诊所打工的北京退休医生向《健康报》曝光医托内幕,提醒广大患者,尤其是外地患者,要到正规医院就医,不要轻信医托的花言巧语,以免陷入他们精心布下的陷阱。

医托雇医生一天给600

这位老人说,在北京国大中医门诊部上班,前前后后总共干了半个月,后来发现里面有问题,就坚决不干了。老板给他的工资很高,每天固定工资600元,还有50元的打车费,工资每日清算,根据治疗病人的数量和开的药方再给奖励。医生平均一天能看30多个病人,多的时候能有50多人。这样一个月下来,有的医生能挣两万多元。可这些比起老板和医托来,还是少的。

退休大夫刚到门诊部,就有病人退药,自己感到里面有问题,不想干了,老板说:“老太太不要害怕,我没有两下子能干这个?我们白道黑道都有人,你放心地干吧。”

这位退休大夫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她说:“我不能给他们当帮凶,可是,你不干,有人愿意昧着良心为虎作伥,挣黑心钱。我向有关部门举报了这些情况,可是都被推来推去,谁都说不归自己管。我都60多岁的人了,卫生局让我去公安局,公安局让我去派出所,派出所让我去药监局,我跑不过来啊!”

一家门诊部医托上百人医托管骗人叫“牵牛”

这家门诊部地处西三环,比较偏远,为什么有那么多外地病人去看病?都是医托骗来的。老板把门诊部的科室租给了两个湖南人,一个姓骆,一个姓邓。他们两个人把湖南老家的亲戚朋友老乡招到北京来当医托,一共有100多人,有装爹的,有装妈的,有装儿子、女儿的,分工特别细致,也很严密。他们每天晚上开会布置任务,第二天早晨4时至5时就撒开网,一些人去北京西站、长途汽车站等外地人进京的地方,拽病号去。他们管骗人叫“牵牛”,四五个人拽一个,每天都能拽来病号,早晨到中午人最多,下午就没有什么人了。

去公立大医院拉人

医托管这叫“支点”

医托也会去公立的大医院拉病人,他们叫“支点”。原来他们和一些医院里的大夫有联系,让这些大夫给他们介绍病号。这些大夫就是所谓“支点”。从正规医院里面拽出来的病号也很多,都打车送到北京国大中医门诊部。医托挣处方费的提成是这样分配的:医托拿55%至60%,比如一个处方8000元,他们就能挣4000多元。这些人一年能挣一二十万元,所以都有了车。

老板向姓骆的和姓邓的收取房租,每个月1.2万元,还有挂号费每人30元,都落到了老板的口袋,他还要从处方费中提成8%。

退休医生手上至今保留着在北京国大中医门诊部上班时给病人看病的病历本以及该门诊部发给病人的“复诊卡”。这张复诊卡上门诊部的名号变成了“北京国大中医药研究院”。退休大夫说:“他们就几个大夫,连个急救室都没有,他们研究的是什么医,研究的是什么药?”

医托看病之现场

这是一位武汉患者进京看病经历:刚出北京西站,就有两个人问我们去哪里,我们刚说完医院名,就有两个人说我们要去的医院被曝光了,他们的亲戚在那里看病却看死了。这时一对“夫妻”非常热情地劝我们去北京国大中医门诊部,说那里的杜淑云大夫医术高明,专门治疗甲亢,而且不开刀,吃中药就能看好病。我们就这样被带了去,看病过程非常简单,什么检查也没有做,杜淑云大夫给开了两个月5000多元的药,因为我们钱不够,只有3000多元,最后给我们开了3500多元的中草药。

回到武汉以后,我们满腹狐疑,回想这次进京求医的经历,觉得有很多疑点。太巧合了,一切都像是安排好的。那对带我们去门诊部的夫妻神情很不正常,左顾右盼的,到了门诊部反而没有给他们看病。医生也不太对劲,问病的话少,问钱的话多。现在,他想退药,却苦于距离太远,困难太多,不知道如何是好。